援鄂医疗队员张静静去世 丈夫:人没了我还没回家


“大年初一八点半的时候,我接了一个电话,病人不到四十岁。”救护车赶过去的时候,病人留给她很深的印象,“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,一直说,你一定要给我想办法”,病人独自一人上了救护车。

这天,正好有记者过来随救护车采访。接到病人后,邱琳玉在前面开路,医生和担架跟在后面,她冲出去看到记者没穿防护服,赶紧喊:“快闪开!”跳上救护车后,邱琳玉开始准备氧气瓶、心电机器等设备。

通道开启后,出城车辆络绎不绝,进城车辆寥寥无几。

电话采访临末,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,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,“你们也辛苦,把我们武汉、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。”

2月12日14时,岱山120站点接到了电话,“一名80多岁的女性患者,已经昏迷。”今日(4月8日),邱琳玉回忆,“赶到后,我们看了她的肺部CT(肺部出现感染),可能是新冠肺炎感染者。”

最严重的时候,医院没有床位,救护车上的病人送不出去。邱琳玉回忆,1月底,一名危重病人无法送出,救护车拉着他转了六个小时,走到第五家医院才被接收,“我们心里也着急,但不能表现给病人看。”

王彩霞个头不高,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,颇为干练。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,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,一个又一个细节,全程笑着,没有任何厌烦。

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,1月初,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,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,店老板打趣道:“亏你们回来了,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。”一句玩笑话,没有人在意。

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,单位发出号召,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,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,帮忙测体温、送菜等。

北京前门公交站台,海报画面主角是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。当时,邱琳玉接运患者时,奋力冲向急救车,这一瞬间恰好被抓拍。  受访者供图